浅阿沐

华夏篇

当班主任说出转校生的名字时,昏昏欲睡的华三白猛然抬起头。
“夏洛…洛”
夏洛洛,洛洛,洛洛……
这个名字在她脑中不停循环,直到咔哒一声,什么地方的锁开了。

“你跑太快啦!”
她回头望向身后满脸通红的小姑娘,将手放到嘴边,冲那女孩得意地喊道:“是你太慢啦,快点快点洛洛!”
女孩两手提起及脚的裙摆,一边微笑答应着一边继续慢吞吞地小步颠过来。
忘不了那日她的那件月白色纱裙,从她第一次与她相遇夏洛洛就一直在穿身上。今天,这个小姑娘站在教室的最前方,琉璃色的剪水眸缀在白嫩而泛着淡粉的面,灰黑色的发丝除耳侧的两缕以小巧的卡子扎起,其余的披散及腰。她还是小时候的俏模样,初见时那般羞涩不安的样子,身上依旧是一袭月白,不过是长裙换了短衫。
于是华三白朝夏洛洛兴奋地使劲挥手。没想到,十六岁这年,还能再遇见自己六岁时的玩伴。
夏洛洛似乎看见了她,但又悄然错开了目光。不过班主任是看见了,理实班本是单人单桌,班主任便让夏洛洛先搬个凳子坐在华三白旁,桌椅下课再添置。
华三白殷勤地在她走过来前替她把凳子搬到自己旁边,笑得粲然。
夏洛洛轻声道了谢,将那两张板凳的距离拉开些坐下。
“好久不见!”
华三白小声向夏洛洛打招呼,但夏洛洛似乎已经全心投入课程,并没有理会。华三白看她认真听课的样子也只好等下课再续前缘。
终于挨到下课,华三白又笑盈盈地说:“不用太害羞啦,你总是这样,不过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也不用这么矜持了吧,洛洛小公主?”
夏洛洛好像没注意听,并没有理会。班里许多同学渐次围向这个“新物种”,于是华三白也只好看着人群问东问西。
被同学们又围困了一个课间,第二节课华三白也识趣地不打扰身旁这个恬静的姑娘。于是只好等下个课间华三白才赶走了献殷勤的男同学们跟夏洛洛一起去搬桌子。
一路上她想着是不是夏洛洛心情不好,或者是另有什么原因,所以才不想认她。她倒是非常确定她曾和这个转校生是朋友,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涌出的记忆异常真实。此外,她记忆里的洛洛,是个天赋异禀,记忆力超强的小天才。终于她在进班前还是没忍住又问了一句:
“真的不记得我啦?”
她清晰地看见了夏洛洛撇撇嘴,清晰地听见她一字一字的回答:
“我们认识过吗?”

江络宇--初

“你好,我叫江络宇。是高一六班的班长。”
对面的人将他从上至下打量了一番。熟褐色的短发,虽有一层镜片阻挡但吸引力不减的明澈棕眸,白净的面庞上是令人满意的微笑。素净的白衬衫前的红色领带与他人一样给人以明亮之感。
他微笑着待人目光游走一圈又回到原处,再开口:“今天是来应聘宣传部部长的。”
“络宇……你的名字蛮好听的嘛。我知道你,你在宣传部的贡献不小呢。”
“哈哈,会长竟然对我有印象,真是不胜荣幸。那,我开始了?”
“不用了,今天有点事耽误了时间,你把稿子留下我们看看就好,结果会如期通知。”
“那有劳会长了。”
他双手呈上竞职稿,能清楚感觉到这位学姐在盯着他的手,心中轻笑了一下道了声再见离开。


“你知道不,刚才不止咱们班电脑死机了,好像全校联网设备都瘫痪了。”
“哇,这么可怕吗?出什么问题了?”
“这我不太清楚,现在……”
“班长!班长回来了!”
不知班里谁喊了一声,全班人很快都向他围过来。
“班长好!”
“班长,怎么样,这个官当上没?”
“班长肯定胜券在握啦~”
“班长班长……”
他摆摆手示意大家冷静点。
“竞选的事大家不用担心啦,”回想起那个会长看他的眼神,他勾起唇角,“我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他穿过人群走到那个没有像别人一样围过来的班级电脑管理员身边,道:“白歌,现在电脑能用了吗?会影响到下节课老师上课吗?”
“已经没问题了。”
“嗯,那就好。马上打上课铃了,大家快回座位吧,下节可是老炮的课。”
话音刚落铃声便起,众人笑闹着回到座位。


“今天那个小姑娘还夸我名字好听,哈哈。”
“还不是我给你起的,快谢我。”
“谢大人鼎力相助啊。”
“说正事,东西给你传过去了。下次别接目标这么近的活,万一暴露了就完了。”
“你水平那么高这种小事怎么会搞砸嘛。而且谁会想到能让全校电子设备瘫痪的是一只小白鸽(歌)呢。”
“我可不是白鸽,我的代号是鸩。”
“好好好。”
“我的那份尽快给我。”
“嗯。”
我叫江络宇。当然这只是一只小白鸽给起的化名。
“络即网,寓人脉如网。宇即屋宇,亦即宇宙;能与谈笑于一宇之下,亦可共寄魂思于宇宙之间。”
这种高超的胡想能力也只她有了。不过名字是不是真的,早就无意义了。
十七岁,目前在清城中学高一六班,侥幸当了个班长,两天后会成为学生会宣传部部长。
另一身份是Valkyrie组织的一员,代号“烛阴”。至于组织是干什么的,你应该可以猜到的吧。不能的话,你以后会知道的。

 

*Valkyrie(瓦尔基里/瓦格里)——北欧神话中引导英灵的死神

 

恋与四大欠王(3)

电话记录——痒局长(一)
(请自行添加局长的口音元素)

局长:这周不用来开会了,记得发布鬼畜周报。

你:真是的,每次一开口不是游戏就是周报,我都不敢接你电话了。

局长:那,你想让我说什么呀?

你:没,没什么!
你:你现在不在局里?

局长:对,有个贱狗要我去给他网剧走个过场。我跟你说过吧?

你:好像是的。你现在在林家班?

局长:是,不过没有在录影,在跟律湿吃鸡。

你:啊?那你接我电话会不会影响到你?

局长:没事,我可是全国速冻鸡肉总经理啊(笑)

你:好好,那你专心玩吧。

局长:等下,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去找路人白鼠那两个碧池。

你:诶?

局长:有什么问题吗?你的任务还没做完不要到处浪去。

你:知,知道了。

局长:听话有奖励给你。

你:什么奖励?

局长:你想要什么?

你:我要痒哥哥的麦吻!

局长:噫!你竟然想要我做这种事情?怪里怪气的。

你:开玩笑啦,我去好好完成任务了,你记得喝水。

局长:嗯……其实也可以考虑一下。(小声)

你:你说什么?

局长:快点交稿,我去录影了。

你:好,再见。

夕阳

他笑容还未褪去,把手机托到面前,划通了电话。
“喂您好?”不同于刚才的轻松诙谐,他声音里充满了商务人员的正经。嘛,他还真是带入角色很快啊。
他一个手扶着电话,另一只手揽过身旁人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示意继续往前走。
“嗯方便,您说。”身旁的人脸上红晕泛起,想轻轻悄悄地挪开却又被他搂回来。除了这动作外,他也没什么表示,只是专心地听着电话,任由臂弯里的人惊慌错乱。
“好的,我知道了,那您……唔……”一阵强风忽然卷过,他下意识侧个身将身旁人挡住,同时手上稍用力,那人便扑到他身上。颊接触他胸膛时候那人像被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霎时脸上亮起红灯,想弹开却被他护的紧紧的。他却依旧面不改色:“您今天把邮件发到我邮箱里,我会尽快给您回复。”
风过了,只剩他呼出的气息还在那人耳边呼啸。他手上渐渐少了力度,怀中人儿抬头,正好有他的笑相迎。
他抬手将那人眉前散乱了的头发轻捋,也不顾那人的脸上什么颜色。“我尽量周一发给您……好。”说罢,他又冲那人眯眼笑了笑,继续不紧不慢地往前走。
可能是夕阳的光抹在脸上,他没察觉不对劲的地方。那人捂着微热的脸,心想。



不过是他的话,怎么可能。

恋与四大欠王(2)

前言:最近恋与制作人很火,然后被亲切地称为四个野男人,于是我不禁联想到另外四个野男人,然后就有了下面的内容。

[二]
(第二部分开始是四个欠男人(误)的电话记录,可能加入很多原创部分不会跟恋与里原话很相像。)

电话记录——A路人(一)
你:喂?路人,我正想打电话给你!

路人:是因为又有英语上的难题了?没有在学校问你的老师同学吗?

你:嗯,我没有想这些就来问你了……

路人:这么说,有了疑问你第一个想到的,是我?

你:嗯,我觉得你讲的比老师讲的好。

路人:谢谢你的信任,我……很开心。

你:是我应该谢谢你,一直耐心给我讲知识点,还帮我找练习题,没有你,我的英语还一团糟呢。

路人: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呀?

你:这个……我还没想好(投硬币什么的太不够诚意了。请老大吃饭?可他好像很忙呢,可送礼物的话老大喜欢什么礼物呢?)

路人:不如我给你提个小建议?

你:好啊好啊。

路人:周末和我去玩吧。

你:行呀,叫上局长狮子……

路人:不,我想只是我们两个。

你:这……算约会吗?

路人:我只是想利用周末给你补补英语,太多人你学习时候会分心的。顺便再带你玩一圈。

你:哈哈……

路人:怎么突然这么开心?

你:只是觉得老大你好傲……好好心啊,还愿意抽时间带我玩。我以为你的日常就是白天上上班晚上做做鬼畜呢。

路人:这不算什么,导游是我以前的工作,带你逛遍上海我也驾轻就熟。还有,每天只是上班和做鬼畜也太无聊了吧,虽然我很喜欢鬼畜。你认为我是个无聊的人吗?

你:不,不是!只是我妄加揣测的。

路人:我的业余时间还用来逗猫和陪你。

恋与四大欠王

前言:最近恋与制作人很火,然后被亲切地称为四个野男人,于是我不禁联想到另外四个野男人,然后就有了下面的内容。

[一]
人设:
天才英语教师——A路人
evol:未知
“全明星会将人诱导入鬼畜。
现在,你已经来不及走。”

Evol医师——伊丽莎白鼠
evol:单曲循环按键控制
“我不会让你陷入无聊,
只要你在鬼畜区里,我就能让你循环播放。”

鬼畜监管局局长——痒局长
evol:财富操控
“不管直播还是视频,我要你的硬币(瓜子,电池)只为我献上。”

网剧新星——吃素的狮子
evol:绝对拉广告力
“为了你,我要拍更多的网剧。”